叶落有声

镇魂

第一世,女娲造人后,昆仑山圣失手将魂火跌落人间,烧出大不敬之地,双生鬼王出世。

昆仑对鬼王身份好奇,鬼王嵬仰慕山圣,追随昆仑。 女娲、伏羲身陨,昆仑步入轮回。


昆仑将一身功德给了嵬,嘱托嵬平衡人界与黄泉。

(对应沈巍歌词:沉默在黑暗中伫立,替你呼吸)


其间千年,无数轮回,沈巍不再界入,昆仑在凡间成家立业、娶妻生子、终得善终

昆仑倾情知书达理之人。

沈巍一方面在挣扎,求而不得。另一方面压抑鬼族暴虐残忍的本性,终成端方君子。

(对应:经过多少练习,才会成为这样的你)


最后一世,即(重新在这个末世纪,与你交集)

故事复杂化,面面搞事,沈巍设局中局,赵云澜寻身世之迷

结局,人鬼界失衡,沈巍欲以身殉义,逼赵云澜殉情,赵云澜堪破局中局,重拾昆仑记忆,避免了悲剧。






短篇

“居居——”

“你走开!!”小居一转头,便把小揪揪从对方的手上揪过来。一双流光溢彩的眸子直瞪着小白。

“唉,你这么小气干什么?又不会少你一根毛。

不过,哥哥,我问你啊,为什么平时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总是爱扎着?其他时候用发胶给粘着呢?你不知道那样显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”

(小居内心嘲道:你头比我更大,好不好?)女孩才扎小辫子,他们会笑话我!

我就不会笑话你吗?

你打不过我!

白:。。。。瞎说什么

忽然,小橘眨巴着大眼睛,“我这样,真的帅吗?”

“确实~帅啊!你这么问,不会是觉得你这张脸还不够帅?”

小居不说话,但心灵美滋滋的,画最美的妆,见最好的他(呸)

隔着老远的化妆师正满怀着怨恨发着微博,上面赫然是一支隔离霜。

这边,“我可以摸一下你的脸吗?”

小居蹭一下脸都红了,

“你不要误会了,我只是对这张脸感兴趣”

小居突兀的说了一句:我没有整过

小白愣了一下,“你当然没整过了,我龙哥儿可是帅气冲天,天生丽质。”

小居未应,小白咸猪手发作,揉捏着对方雪白光滑的小脸。一揉就是几分钟

“真舒服”宇哥儿的油腻扑面而来。

“你对别人也是这样的吗?”小白手放开后,小居的耳朵便慢慢失了彤红。

“还是说,你故意这样对我?”小居目光灼灼,炽热而强势。

“龙哥,你这样让我很尴尬唉,你怎么能这么问呢?我要是这样对别人,早就被打死了!哪还有摸人的机会”

小居内心:呵,果然是故意想调戏我



看杨修贤如何骗爱ZYL48?至于为什么写,因为我污啊

一:小杨蓄起了大胡渣后,钻进了的沈巍的房间,待沈老师回家后,看到一丝不挂的“赵云澜”躺在被窝上打游戏。

“赵云澜,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身体会受寒?!”沈巍一把把被子卷在他身上,一边生气,一边脸红。

“赵云澜”用湿漉漉的无辜眼看着他,恳求着原谅,又委委屈屈到“哥哥,还不是我们这么多天没亲热了!”

沈巍有些犹豫,“云澜,你”

真啰嗦,“赵云澜”一把拽下沈巍,扣住沈美人的细腕,压住对方的腿,脸越来越近,情欲一触即发。

沈巍反客为主。

至于有没有骗爱成功,当然失败啦→_→

二:杨修贤口中叼着一根草,呵,花家二少喜欢公主,这次他怎么乔装?

他颇为苦恼,花无谢长的这么好看,他一定要骗到手!

曲折的长亭外,花无谢独自一人饮酒 ,青衫少年郎夺走他手中的酒,暗自下迷药。“二公子可是又在思倾城公主?”

“你是谁?你又怎么知道?”

“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可以解你的愁”

“好,那你说,公主为什么不喜欢我。”

“她心中有你,自然不会辜负你一片真心。她心中无你,你如何强求也无用,命里无时莫强求,你饱读诗书,又怎会不知?”

花无谢恍惚,看向少年郎,喃喃道:那她心中,是无我吗?

杨修贤饮了一小口,把酒壶还给他,努力搜刮自己做过的功课“酒知痴人意,情唯有自悟,我言尽于此。”

花无谢见那酒又递了过来,然后,还没接住,杨修贤便被送到了现代。

啊啊啊啊!我特么背了两个月的古文啊!

我连个小嘴都没亲到,连个小手都没牵到。

花无谢低头浅笑,谢谢你啊!青衫仙。

三:井然一进屋,便被杨修贤按住,他撕扯着井然的衣服 ,舌头撬开井然贝齿,湿吻着。

井设遭情殇,实在是疲惫,无力挣扎。这人,和他有几份交情。

“井设,你不会觉得你蠢到极致?把心放到一个白莲身上,你不累吗?”

。。。。“我好累”

“我会让你舒服的,忘掉那个伪圣母,你对我犯罪吧”

井然回吻,由漠视到配合,把杨修贤抱到卧室。

欲为本性,二十多的年华,井然在蛊惑下泛滥了本性。

把杨修贤干了个爽,








居撩撩(^・ェ・^)的3000宠爱,有时间再填坑吧!

小韩:你是谁?不得干预公事!

居喵:(小韩好冷好帅啊,不愧是我的白菜)

韩沉,那你办完公事之后,我再来找你!!

韩:(轻浮)

居居漫步大街,撞上一个看起来邋邋遢遢的清瘦男生,那男生连忙说了几声对不起,抬起头,便倒吸一口气:( •̥́ ˍ •̀ू )喔噻,你不会是神仙吧!好帅啊!

居居:(太好了,是小东东)居式翻白眼后倒入尤冬冬的怀中。

冬:神仙,神仙,你怎么了!

冬冬本想给小仙子一个公主抱,但对方130多斤的体重差点把他压垮,欲哭无泪:谁帮帮我!我抱不起啊!

“这人一看就是来碰瓷的”杨修贤把手伸入居喵衣服里,尤东东目瞪口呆。

还未摸着腰,居喵一手把杨修贤拍开,“冬冬,看!我说的没错吧!”居居脸色通红,他只是想过一把撩人的瘾,但不想被非礼啊!

“怎么,你的身子只可以东东碰?”

“你!你胡说八道什么?”居居炸毛。

“修贤,你别乱开玩笑,我可是直男!”

杨修贤暧昧的眼神在他身上游走,“切,身材还不如我好呢!”

“你混蛋!你身材就很好吗?”他忍不住一把拽起杨修贤的领子。

一双水光潋滟的眸子直直的瞪着浪浪荡荡的少年。

“行了,大男人拉拉扯扯,成什么样子?小杨,他是别人托付给我照顾的,你可别把人惹急了。”

他生气的样子很有趣,杨修贤如是想。

“居喵,你玩够了吗?玩够了就回家”。赵云澜难得有几份强硬和严肃。

“赵处长!!我对居喵一见钟情,希望你成全!”

尤东东挡在小仙子面前,小仙子一定是喜欢他,才会碰他的瓷,居喵明显不想回家。

杨修贤嘲笑着:所谓的一见钟情,不过是见色起意,不过是耍流氓的借口。

尤东东着急的说道:我。。。我没有要耍流氓!

杨修贤又道:尤东东,你不就一颜控吗?这就算是情了吗?

“大胆猫妖,光天化日,竟敢在此蛊惑人心”

裴文德在韩沉卧室中觅得妖气,一路寻来,就看见三位糙汉帅哥中间格外醒目的居喵。

“世风日下,茅山道士这般嚣张!”章远指责道,

“现在可是21世纪的中国,马克思主义唯物论的世界,为什么还会有你这样的人?”刚一放学,他就看到一堆人挤在学校附近的一条街上,正巧就看到一位江湖骗子。

“斐先生,韩沉在异化!即将沦为怪物,恕我无能为力。"谢南翔急忙给裴文德打了一通电话。

居喵心一沉,他知斐文德这人无比正经,不久前又见过韩沉。他喵的真是猫精啊!

赵云澜一把拉过居喵,“你闯的祸,裴先生,他,全权交由你负责”(这里赵云澜的选择有苦衷)

居居顿生愤恨,为什么赵云澜不分青红皂白就把他推出?为什么他最亲密的人要这样把他推开!

裴文德复杂并沉重的看了赵云澜一眼,袖子一扬,居居化作了一只小巧的橘猫。

“妈呀!这世间真有妖怪?怎么会有怪物?|゚Д゚)))小杨,我我我。。。。”东东已经信了几分,手不住的颤抖,也不敢盯着居喵看。

妖精,不是更带感吗?杨修贤暗暗的想,不可告人的心思与隐晦的欲望慢慢发酵。

章远在风中凌乱,说好的马克思主义呢?





艺人居北,剧情开始崩坏

经纪人离开后,小龙为了防止被粉丝认出,带上了假长发,抹了个黑粉底,蓝色美瞳、口罩、帽子一齐上阵,再换上一身平民装。

我就不信你们还能认得出我?

来到了小白的家里,他正在迷迷糊糊的刷着微博,小白穿着睡衣就打开了门

( •̥́ ˍ •̀ू )哪来的小黑妞??怎么瞧着有点眼熟?

美女,有什么事吗?

美什么美!

龙哥!!!!!你怎么打扮成这样子?

还不是你,不让人省心,我亲自来看你。

那你有必要这样吗?怎么想搞更大的绯闻?

居:确实

。。。小白亲眼看着某某居卸妆,心里忽然拂过一种意想,他千里迢迢来这里,就算是他发小,也没有像他这般的,居一

有关居一龙的碎碎念

一:我代言了味全的广告,可是之前明明和老白一起,像水溶C100,肯德基一样,后来都我代言了,

女孩们说花双倍的钱,挨两倍的骂。

可,我也没办法

我跟他通视频,老白安慰我,说明你商业价值上来了,有热度了,你火了,我看着也开心啊!

粉丝们总会撕的嘛,你就顺着他们一点。

我家可有钱了,我不在意这点。

况且我实力不比你差,总有一天会追上你的!

二:8月七日,我看到,老白父亲的黑热搜,他们这些人是不是有毛病?

老白跟我说过他的父亲,虽然我不了解他家的情况,但我信得过老白的人品。

老白现在一定焦头烂额,我只能袖手旁观,一旦介入,只会让事情更糟。

我发了一条微信,老白,我相信你。你可以处理好你父亲的事。

并附了一张自拍。

三:我在国外一半旅游,一半工作。去了芬兰,那儿的风光很美,没有娱乐界的喧嚣与浮华。

我喜欢这样的自由与惬意,我喜欢这样的安静与恬淡。

我的朋友,我的亲人,我念念不忘。

诗人之城,那是所有文人都向往的地方吧!

我不过一俗人,却步足这诗意的尹甸园。

四:十年来,我没有绯闻,并不意味着我不曾爱过。

而到如今,我已经忘记了,那个女孩是什么样。

我也想要一份圆满的爱情,想要一个可爱的女儿(๑•.•๑)

我也想要手足情深,我的朋友,不被他人伤害

我想要我的粉丝和和睦睦,如果他们爱我,那么便一起并肩前行,做更好的自己。

五:妹妹,我好累啊

彭漂亮:( •̥́ ˍ •̀ू )打了一宿游戏,还是和小宇没羞没臊

朱:你胡说八道什么!

彭:姐,姐,我错了,我错了(><)

那你说你怎么了?

朱:就。。。就他们在骂我?骂的好难听

彭:小朱,他们骂你什么?

朱:蹭热度,抢c位

彭漂亮:他们放屁,你怎么样?我会不知道?

朱:倒也不是骂我

彭:????

你别多想,他们骂他们的,又伤不到你什么。子虚乌有的事,他们又抓不到证据。人红是非多,如果你真上了黑热搜,我帮你撤。

朱:热搜还能撤的啊?

彭:有钱能使鬼推磨

朱:那你钱,也没我挣得多啊!

继续通视频ing(假设是彭漂亮妹妹教小朱怎样撤黑热搜,至于帮谁撤了,谁知道呢?)

六:妈妈o(≧v≦)o

傻儿子,今天怎么这么开心?

我有假放了

哦(´-ω-`)不是很正常吗?

彭彭,他们约我一起玩呢!

那,你不要老和他们去打游戏,老脱人家后腿!

也别吃那么多火锅,很上火,就你长了一颗大痘痘。

居:。。。。

龙妈:对了,小轶呢?小杨呢?什么时候带一个回家?(┯_┯)

居:妈,别胡说,他们是我同事。谈恋爱的事,不急不急

七:妈,别看《许你浮生。。。

龙妈:你又吐血了,又被打了,又下跪了,是吗?

你说你,接个戏,老是虐身虐心呢?

你就不能谈一场甜甜的恋爱吗?

居:( •̥́ ˍ •̀ू )( •̥́ ˍ •̀ू )( •̥́ ˍ •̀ू )妈~~

那你安慰一下儿子呗!

儿子被欺负了(主要是戏外,居居不敢说)

龙妈:宝贝(。・ω・。)ノ♡妈妈不会安慰人,你看你,早点找个女朋友,不就有人安慰你了吗?

我:婆婆是在叫我吗?放心,我已经去网DISS了

XXc(* ̄m ̄)

八:那日我唱了一首《我要我们在一起》,哎呦了全场。

记者:问我是不是为粉丝唱的?

真是(~_~;)他看不到我身上闪闪发光的戒指和项链吗

因为我喜欢啊!

过了不久,我居然发现我的裤子是破的,我光注意到我的棒棒糖衣了😭😭😭😭

就怪那些毒唯粉们,伤害我的小白,我要秀死他们

我好难过,我的裤子破了(。•́︿•̀。)





井贤

1.井然紧紧抱住怀中的杨修贤,他们鬼混多日,但是少年人似乎有耗不尽的绵绵情意,杨修贤觉得,井然简直是衣冠禽兽,色鬼转胎!

他不觉得纵欲过度了嘛!!!!

“井大少爷,我是被你包养了不错,你总不能不让我活吧?”

“听不懂,你不是好好的吗?”井然眨巴着一双水光潋滟的桃花眼,他靠在,杨修贤的颈窝处,蹭了蹭他的下巴。

讨欢的前奏,每次井然表达自己的情欲前都爱这样。“不行,我饿了”他刚挣扎起来,一身的酸疼让他痛不欲生,又倒入小狼崽子的怀里。
他恨恨地想,等他有钱了,他也要让井然尝尝被操的滋味。

晨曦渐明,拥心上人入怀,一屋子,尽是情欲的糜烂,一日复一日,井然似乎完全拥有了怀里这个人。
哥哥,我先带你去洗澡。等下再去给你弄吃的。

井然笨笨哒哒抱着杨修贤去清理身子,期间又没完没了的讨了几个吻,洗完后,给他穿上睡衣,抱回床,
又怀着蜜糖的心思去做饭。
某杨觉得,除了做爱这一点,井然伺候他挺不错的。

井少爷,在他十六岁那年,辞退家中保姆,倒留下一堆保镖,安然在诺大的房子里,养起了小情人。

一开始,杨修贤觉得自己禽兽,虽然对方长着一张合自己心意的脸,又家财万贯,但终究是心性未全的小屁孩。
那日,井然被一群装腔作势的小混混拦住,少年淡漠,“听说你是富家子弟,肥羊啊,我们可是每日护着你不让其他人欺负,你可不交点保护费!”
少年依旧沉默,只是厌恶的皱了皱眉。

忽然,一个穿着黑皮衣烫了发的男人走过来,男人约莫二十出头,眼睛尽是戏谑。“他可是爷罩的人,你们不想得罪我吧”
“你这个吃软饭的,有什么好得瑟!兄弟们,咱们走”
一群小混混也不想得罪杨修贤这种背后有一堆女人的小混混。
他走到井然面前,对这个冷冷的瓷娃娃很感兴趣,他摸了一下小井的头,又揩油的捏了对方一把脸“井井,下次记得不要走这么偏僻的地方。小孩子在外要保护好自己!”
井然不反抗,也不说话,默默走了。
杨:好小子,这么小就闷骚成这样了。
后来,井然每次都会来到这个偏僻处偶遇杨修贤,杨修贤把他当成一个乖小孩,会给他买好吃的,

直到有一天井然说要包养他,杨修贤翻了个大大的白眼,这么小,知道包养什么意思?转身就要离开。

井然抓着他的手不放,你接近我,对我好,不是因为喜欢我吗??我也很喜欢你,想跟你天天呆一起。

杨修贤:居然挣不开小孩子的手。
你家在哪?带我回去。
杨修贤没有办法,拉着井然了自己的小破屋,一进屋,井然抱着他又啃又亲,手不断地乱摸。
“我有性疾病,你睡了我你也会得病的,小少爷,你不想被人排挤吧?”
“我不在乎的,我只想得到你。”
疯子,杨修贤如是想。

随即用随意的语气说道:“我早就脏了,反正在你看来不过是玩物,一时新鲜。'
“你满嘴胡言!你以为我没有去查清你吗?你根本就没有什么病。你是酒吧的一个乐于和他人玩暧昧的画家,你不懂什么是情,什么是欲!”后又喃喃自语,
“哥哥,你对我太好了。我沉溺于这份虚幻的美好,我对你有了欲,我不满足浅尝辄止”
“。。。。我怎么知道,这就算是对人好?”他可不想把自己的清白葬送在一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身上。
他不住挣扎,力气却不及井然,浪荡小混混居然失身于正人君子。
一个乐于玩暧昧的人,终于在自己的暧昧里跌了一跤,何尝不是一种讽刺与庆幸呢?

哥哥,我好喜欢你。
井然,你好矫情,我觉得爱是有的放矢,是自在如风。
自在如风,你说的很好,但这就是你乐于暧昧的理由吗?
你睡我你还嫌我渣!!!你有没有人性?我就是喜欢玩暧昧!
哥,我要睡你一辈子。
。。。。

井然就像一个放风筝的人,抓着那根线不放,曾经也有那样一个长发女孩走进他的心,毫不留情的斩断了那根线。他也想自在如风,可是又困在了名为杨修贤的囹圄之中。

18岁成人礼那天,杨修贤说,送给井然一份大礼。趁着这好不容易的闲暇,杨修贤,跑了。
小井喝着酒,他是故意的,放走了自己的心上人,剪断了红线。
他忽然觉得,自己长大了,学会了取舍。
他又成为了那个内敛克制的井然。

杨修贤想,等我有钱了,一定要让井然尝尝被操的滋味!他再呆在这,就要死在美人床上了。

2.杨修贤终究没有钱,遇到的人,或漠视,或贪恋他的容貌,向来巧舌如簧,竟没有一个可以交心的人。他父母早亡,从小被酒吧老板养大,虽然遭遇了不少咸猪手,勉勉强强没失去清白,不料20岁的时候,惹上了小井然。
愈发落魄,也就愈发怀念小井然的温柔贴心,那时,他果然是有恃无恐吗?
“小井然,小崽子,还说想和我呆一辈子,我都要饿死了”
杨修贤的画最近畅销了不少,他画美人,画夕阳,也画自己的。。。爱人,他梦见,三千桃花落,一人独立,井然一袭浅棕色风衣,朝着他笑,眉眼弯弯,笑意似水。
他一把抱住井然,你怎么这么阴魂不散,梦里也要纠缠我?
哥哥,我。。。
骗子!

杨修贤终于从梦魇中出来,“你醒了,你做噩梦了吗?”一个温润低沉的声音响起。
梦外又是他,果然阴魂不散,他把枕头一扔,“你好烦!”
你惯的。
你说我的画,就有这么差劲吗?最近这些画之所以能卖出,是你施舍的吧?
井然皱了一下眉,故意冷冰冰地说:的确差劲,是我施舍的又如何?
滚!
井然转身就走,他一把拽住对方  ,“让你滚你就滚,你怎么就这么听话?”
他抱住井然,脱着对方的衣服,“我喜欢画画,我需要钱”
“你把我当成什么?”
“爱人!”杨修贤理不直气壮。
井然回吻,他放飞的风筝,他找到了。


哥哥,你从未践踏过我的真心,你只是太爱自由。

艺人北北X艺人居居

一日内,绯闻漫天传。小北接到电话,先声夺人“哥哥,她是我交往了五年,我爱的。。。”

小居心沉了下去,抢言到:“那和你公开有什么关系?我不是说不让你公开,只是这个时机不对”

名气来之不易,一步错,满盘皆错。作为艺人,本身就是一件打造的精美的商品,容不得瑕疵,也容不得,不符粉丝们的期许。

所以,十年来,他珍惜羽翼,从未有过绯闻,一方面是本性使然,另一方面,则是因为,他是一件完美的“商品”。

“那你呢?你知不知道,你已经过界了?我公布我的恋情,和你有什么关系!你以为你是谁?”

小北一顿乱吼,自以为伤到了居一龙。

他自然知,一旦公开恋情,他的名气就会骤减,可他有什么办法,外界对他和居一龙的造谣从未中断,他不介意,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哥哥受伤。

“他不过和你合作了三个月,你至于这么念念不忘吗?”小白抱住自己,喃喃的说道。

居拢龙简直要被对方气炸了,他一个人又压不住人云亦云,自家的小白就这么不让他省心。绯闻,不是所谓的爱情。

经纪人一进来,就看到了从桌子上拂下来的的一地的小公仔,给居一龙丢了一张名片“小白的住址,给你。”。。。。“我知道你是有分寸的人,他出道不久,你帮衬一下也是应该的,注意点,别被认出了”

到了老白家中,小居凶巴巴的盯着老白说,你到底在想什么?你这样会掉粉很严重的!
老白硬着脖子跟小居说公开恋情又怎么了?反正迟早要公开,我就是要光明正大的跟她在一起!
她跟你交往了5年,是不是?你和她有没有关系?
白:关系就男女朋友啊!
居:哦,营业还会继续。
白:嗯。我一旦掉粉,